遵命

尊汝之令,断吾之命。

【邦良】净化

新人发文,求不喷,文笔渣,宗教知识全部来自网络,触雷的教徒不要人肉我好怕怕。。小说而已不要太计较啊!

教廷向。

求指教。



1.

 


罪恶的血流淌在罪恶的驱壳里,而罪恶的灵魂容纳其中------

 

人类,生来就背负着重罪。

 

“圣父之子,除免世罪者...求您垂怜我们。除免世罪者,求您俯听,俯听我们的祈祷。”


身着红衣的主祭咏颂着赞美天父的诗篇,俯下身虔诚的亲吻了祭台,随即单膝跪下。


“主啊,伟大的天父。只要您说上一句话,我的灵魂就会痊愈。”


身后一同单膝跪下的助祭率先起身,两人一排由提香人引路,助祭们鱼贯请下祭台上贡祭的神圣十字及蜡烛,返回祭衣房。


祭台前,红衣主祭仍然跪着,吟唱最後的礼成咏。


“怜悯我们的天主,一切美善都根源于您,诚心赞美您!”


圣音已毕,子夜的弥撒在一片赞美的咏颂声中结束,信徒弯着身子走过主祭的面前,依次低下头颅,虔诚的接受主祭的抚顶祝福。


红衣主祭手捧圣书,白皙的面庞虔诚怜悯,嘴角挂着温和的微笑,向信徒们赐予主的祝福。


“神怜世人!”


--------------


清晨的第一缕光透进昏暗的房间,投射在男人恰巧披上黑色长袍的身上。裸露在外来不及着靴的雪白赤足踩在漆黑的地板,蜷缩的仿佛紧扣地板的精致脚趾带着黑白分明的魅惑,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球。


没人知道主教每日何时晨起,只知如若清晨有事即可在此处找到主教,这已是人尽皆知的事了。


“何事?”


忏悔室里骤然传出声音,倒是吓得用小窗窥视的助祭一个激灵。


忏悔室里的主教原本温和声音略带上些嘶哑。这也难怪,毕竟是为伟大的天父向信徒传播福音,一夜未眠...


新来的教廷助祭连忙低下头垂下明显不妥目光,下意识吞了吞口水舌尖润了润下唇,这才开口:“张良大人,圣殿之光大人吩咐即刻想要见到您。”


忏悔室一时间突然没了声响,直到助祭等的有点不耐烦,这才再听到一声回应,只觉仿佛空洞的像是晨光照耀的第一缕雾气,转瞬便消逝离散。


“请对圣殿之光大人回禀,容良更衣便去觐见。”


看来经常借用忏悔室,怕已不妥。


闻得助祭的脚步声已远,张良才把拢在宽大长袍里的事物拿了出来------


一条已然布满斑驳鲜血的苦修带。


是的,红衣主教张良,不为人知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名苦修士。


------


待续

对如此短小的我说声抱歉......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