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命

尊汝之令,断吾之命。

【邦良】净化

-虐-

ooc

信良

----------

2.

 

 

是的,红衣主教张良,不为人知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名苦修士。


隐藏在教堂暗处,随时能为信奉的教义做任何事,抹杀一切阻碍教义的存在,甚至连死都毫无半点怯懦的狂信徒。


每一周的最后一日,便是忏悔赎罪的日子,进行完常规弥撒的红衣主教便要来这偏僻的忏悔室中。


“啪——”“啪——”


清脆的声响缓慢的传播在狭小的忏悔室里,张良身上披覆的黑色粗麻布袍已经被剥掉,他全身赤裸的跪在忏悔室中央高悬于墙的圣主十字像下,手持软鞭抽打自己的背。


自张良的肩头向下,原本雪白细腻的背部新伤旧痕纵横交错,血和汗混淆填满了每一道沟渠,疼痛,疼痛。痛觉折磨着他的精神,但他下手的每一下都用尽全力。


因为...每一下的鞭笞,都让他感觉到罪孽离身,灵魂洁净。


“哈...啊.....”


完成最后几下鞭笞,张良惨白着脸跪伏在地,奶白色的卷发已被汗水浸透贴服在两颊。他尽量压抑着剧烈的喘息,因为那呼吸每一下都能勾起背后撕心裂肺的疼痛。

 

“愿主...宽恕...我们的罪。”


他默默的念着深信不疑的教义,颤抖着手在胸前划了十字。


此刻,他不是圣堂之上那位衣着光鲜位高权重的红衣主教,只是个生来便重重罪孽加身的罪人。他每日都会谦卑虔诚的忏悔,每日都会净化自己肮脏的灵魂,那样......终有一日......

 

干干净净的回到主的怀抱,是他唯一的愿望。

 

“该走了,不然那一位......”张良的嘴角微微上翘,因疼痛一片混沌的脑海浮现出一人的面孔,好像圣父背后的光环一般美丽耀眼。

 

不...

 

张良的神智为之一清,心狠狠抽紧,却终是冷下脸来。

 

他拾起了放在一旁的苦修带,跪在地板上的右腿曲起,改为单膝跪地。细瘦的腿上几排深浅的孔洞斑驳,似乎刚刚愈合。但持着苦修带的双手依然毫不犹豫的把那可怕的东西在大腿上缠绕数圈,让那些带着倒刺的铁链深深陷进皮肉。

 

张良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扣紧了染满枯黑的皮带扣。

 

“啊——”

鲜血随着一声声嘶力竭的痛呼一并迸出。罪恶又炫目迷人的血线流肆意淌至白皙的臀尖时,伏在地上浑身颤抖的人才缓过劲来,摇摇晃晃的爬起身来。

 

此时,被折磨的感知尽失的主教,没有发现忏悔室外另有他人。

 

 

 

英健挺拔的男人褐色的马尾高高束起,他拧眉垂头背靠着忏悔室外冰冷的石砖,感受着由墙壁传达的室内的震动。

 

他知道里面在做什么。

 

暗淡的湖蓝色眼眸一阵发颤,抱着手臂的用力的收紧,像要把自己捏碎。

 


背负着重罪的人其实......是我啊。

 

-----

 

总觉得...要写成信良了肿么破......


评论(1)

热度(16)